村子里的新闻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徐亚娟
2019-06-13 15:40:40


这么多年,只要回到老家,我和母亲的对话一般都是这样开始的:“妈,最近村子里有啥新闻?”然后,就是村子里谁家的猪生了娃,谁家的孩子满月了,谁家如何如何。这样的讲述基本也没什么条理,也不需要太仔细倾听,不需要启发也不需要评论,如果坚持听到最后,母亲一般都会结合自家情况谈谈感想。母亲的注意力似乎从来都在别人家,我也习惯了母亲嘴里所有的新闻事件都是别人家的故事,我家似乎从来都是风调雨顺和和美美。母亲就是这样用别人家“鸡飞狗跳”的新闻事件培养了我们兄妹满满爆棚的家庭幸福感,在这个家里“啥都不是大事”。

在方圆一公里有余、百余户人家的农村大屯子里,84岁的母亲以其眼明、腿勤、身体硬朗、性格豪放的优势,掌握了村子里大量的一手新闻线索。离开老家30多年,我之所以一直觉得自己和这个村子还保持着那种没有丝毫陌生感的“熟”和满含切肤之痛的“亲”,现在想来应该是得益于母亲这样源源不断地输送给我的这个村子里从婚丧嫁娶、子嗣繁衍,到发家致富的家家户户的信息。

demo.jpg

李小光木刻作品

“妈,最近村子里有啥新闻?”“能有啥新闻,80岁以上的老太太就我一个啦,70岁以上的还有仨,只要我没有新闻那就啥新闻没有。屯子里的新闻咱也听不着啥。”我一听最近这口气不对呀,这显然是在江湖上受了委屈的口气啊。吃饭的时候,母亲又来了兴致:“今年的蘑菇可值钱了,赵燕卖蘑菇挣了2万多块钱。”旁边的嫂子撇撇嘴:“妈,你可别瞎说了,人家赵燕说的是,蘑菇加上秋天的药材挣了不少钱,一年下来副业能挣2万多。”嫂子把脸转向我:“你说咱妈啥都听不清,还啥都想打听,咋整。”赵燕是我的中学同学,人倒是精明能干,是农村过日子的好手,但对于采蘑菇能挣这么多钱我也还是心存疑虑。那边嫂子说完话,妈的脸早就阴云密布了。“妈,蘑菇多少钱一斤啊?”“40块钱一斤。”看看桌子上的炒蘑菇,我瞬间都有点心疼了。“一般能采多少天?”“要是一直不下雨就能采10天,要是下雨多,也就一星期,山上的蘑菇见雨就烂了。”“一天能采多少斤?50斤?”“上哪儿能采那么多啊,都是山上野生的又不是地里种的,近处的山上没有,远处的山上开车去也都被人走遍了。”“哦,那全屯子一天采蘑菇能采50斤?卖2000块钱?”“那也够呛。”母亲到后边的回答底气就越来越弱了,脸色缓和后就有了几分小孩子做错事羞怯的样子了。对于母亲的虚假夸大的新闻就算我有心给她站台,也无能为力了,我和嫂子会心一笑。

demo.jpg

李小光木刻作品

最近几年回家时我惊异地发现,我那性格内向大家闺秀一样的嫂子居然深得母亲的传承,也开始战斗在村子里的新闻一线了。嫂子在孩子们成年离家后的近10年时间里,开始参与村子里决定各家各户幸福生活指数的大事了,比如,谁家的儿子要娶妻生子,谁家的闺女嫁入豪门,谁家的媳妇外遇婚变。至于调解家庭婆媳矛盾、邻里纠纷这样的事情基本就是皮毛小事,我甚至亲眼见过嫂子不愠不火地指导邻居家教育子女,指导一户人家发家致富。所以,基于这样的工作能力,来自嫂子这里的新闻都是村子里的高端大事,都是重大级别的新闻事件,而且最为难能可贵的是,嫂子这里的新闻超级真实,时间地点人物准确翔实,新闻脉络清晰,最后事件的结果几乎都是在嫂子的策划下取得了圆满结局。所以,在我们家的新闻队伍里,嫂子应该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嫂子心灵手巧性格稳重,在村子里威信极高。一般回到老家,如果行色匆匆,来了稍做停留就要回去,那就只能听听母亲那些没有秩序没有出处的小道新闻。只有在家住上一晚上,在嫂子做完了家务,村子里都安静下来的时候,嫂子才会安闲地坐在那里,妩媚地一笑,然后轻声细语地开口问我:“你还记得沈二娘家吗?”一般这样的语句开头就意味着重大新闻出现了。“记得啊,当然记得啊。”我有时候会想,我回到家克服生活上的诸多不适应住上一晚上,其实很多时候,我就想听嫂子聊聊天。嫂子从沈二娘家的小女儿不肯好好读书16岁辍学打工开始,一直讲到这个女娃到如今35岁经历家暴、离异,最后带着两个孩子回到屯子里艰难度日,最后嫂子帮着她撮合了和靠普能干的二葵的婚事,开始过起了小日子。在这种时候我就会体会到来自母亲的那些断断续续的小道消息质量太低了,瞬间传说的实效性新闻一下子在嫂子这里成为具有深度思考价值的社会事件,这样的事件足以指导教育子女的学习、婚恋,有理有据,有感同身受的辛酸,有看得到的幸福结果。

demo.jpg

李小光木刻作品

在村子里,母亲和嫂子传播的不仅仅是居家过日子的家长里短,令人惊喜的是,她们对于新政策、新思想、新技术的传播力量甚至大于新闻媒体。农村开始推行村民养老制度,嫂子电话里问我这样每年给国家交几百块钱,60岁以后就可以每个月按月领取养老金的政策是不是真的,应不应该交。我告诉嫂子,凡是国家出台的这样的政策都是有利于老百姓的社会福利性质的政策,不但要交一定要多交。我的很多解释嫂子并不能完全理解,嫂子在村子里最直接的传播就是“以后你年纪大了,不用孩子给你养老,是国家给你养老”。后来听说,整个镇子上,我家这个村子的人几乎全都是第一批办理了养老保险。比如村子里要安装自来水,这样的工程需要政府、村里、村民三方出资完成,在这样的大是非面前,母亲和嫂子都会显示出她们强大的宣传优势,举出来因为水井打出来的地表水某些矿物质含量超标孩子们回到家里不肯洗脸的实例,在村民们中间宣传使用自来水的诸多好处,我家的村子比周边的村子早很多年用上了自来水。令人惊叹的是在引领村子春种秋收、农药化肥、家畜养殖、饮食文化方面,我的嫂子和母亲都表现出来异乎寻常的引领能力。

也是在同一个村子同一个家园这个平台上,我也发现,母亲和嫂子在村子里新闻这块领地上的竞争和纠纷,只要有机会,母亲言语间就会表达一下对于嫂子“欺行霸市”的不满。嫂子对于母亲作为“新闻前辈”不肯退出舞台不服老的傲慢给予了充分的尊重,一般在母亲做新闻发布的时候,如果不是自家人在一起,嫂子从来都表现出微笑站台的态度,让别人看到“我家老太太说啥都是正确的准确定位”。只有在我们面前,嫂子才会表现出来那种充满戏剧效果的举动,“妈呀,你可千万别再乱说,太吓人啦!”好在母亲的新闻受众越来越少了,屯子里70岁以下的乡邻几乎都站到了嫂子的队伍里,70岁以上的几位基本也是你聋我也听不见,你说你的,我说我的这样的状态。倒是家里这些读书工作的孩子们在节假日回家,居然都无一例外地喜欢奶奶新闻标题党一样耸人听闻地讲起村里的趣事,然后在朋友们中间炫耀般地讲起这两位“新闻工作者”的事迹,一边讲一边笑,直到笑出眼泪,直到传播到全国各地。

demo.jpg

李小光木刻作品

作为村子里的“新闻工作者”,这么多年,母亲和嫂子真的是“脚下有泥,心中有光”,她们用善良和道义丈量村里的每一寸土地,没有人比她们更懂得这里,没有人比她们更热爱这里,她们不会写字,她们却始终传播满满的正能量。她们诚实地传递着国家政策在这里开出的花结出的果,自然界的春华秋实。

有时候,我就会想,这个边远的山村至今民风纯朴,乡邻和睦;那些从这里走出去的孩子们始终心中有情义,肩上有担当;那些走进大都市、走出国门的他们,心心念念地不忘记这座大山里的村庄,时时在心里丈量自己和小村的里程……这一切精神的滋养和力量,来自母亲和嫂子,来自村子里和母亲、嫂子一样善良的乡亲们。

(编辑:杨铭  责编:晁元元)

demo.jpg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天鹅》 共享文字之美

齐发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