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棚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闫建军
2019-03-14 15:33:23

 demo.jpg

 早年乡下都用报纸糊墙糊棚。

 要过年了,我不由想起过去过年吊棚糊墙的情景,现在想来真是历历在目,感慨万千啊。

在上个世纪70年代,我的老家房子大多都是泥草房,好一点的房子是砖打底的,就是窗台以下是砖的,再好一点的就是一面青的了,房子朝阳一面全是砖的。房盖是草的,也有油毡纸和水泥瓦的,但很少。屋里的设计就很简单了,有的没有棚,躺在土炕上直接盯着空空旷旷的房盖,有时赶上大风天,棚上会被风吹的掉下一些草末子啥的,赶上雨天也会滴滴答答漏雨。所以,多数人家都要吊棚,一是防止漏风漏雨,二是保暖,再就是美观。我们家就是这样的土房。记得当年为了防雨,父亲领着我们吊了棚,那时买不起奢侈的材料,都是用当地的土办法,就是在屋内房顶下半米处打上几根十厘米粗的小桦木杆子做横梁,用高粱秆子或柳树条子编成帘子,往横梁上一搭或一吊,再往帘子上抹上黄泥,这棚就成了。为了好看,我们在棚上钉上塑料布,然后糊上包装纸,包装纸是黄色的,显得屋子不亮堂,父亲就从城里的亲戚那里要来不少报纸,在包装纸上再糊一层报纸,报纸有大字或图片的一面冲里,字少或没图片的一面冲外,糊出的棚就显得亮堂多了。

第二年的春节前,母亲又在报纸上糊上一层专用的装饰纸,当地人称糊墙纸。纸的长宽约五六十厘米见方大,商店都有卖的,在农村供销社里也能买到,少买就按张卖,价格不贵,很贱,两分钱一张,多买就按刀卖,一刀一百张,也就两块钱,质量好一点的纸也不过三块钱。纸的种类大多是那种蓝花图案纸,和现在的报纸一样厚,那时,普遍都用这种纸,蓝盈盈的墙壁,柜子上摆着蓝花瓶,显得很古色。也有荷花、牡丹花图案的纸,很好看,但这种纸贵,所以用这种纸的较少。在那个年代能糊上装饰纸的人家就很不错了,那些糊报纸的人家都很羡慕。我们家在村里是第一个糊上专用墙纸的,屋子不但亮堂了,也好看了。

其实,糊棚也很讲究,当时我岁数小,都不会干,纸糊的不正,边角对不齐,还有褶子,不好看。母亲就手把手教我们。就见母亲先打好糨子,在大锅里添上一瓢水,就着凉水撒面粉,然后用勺子反复地搅动,待搅动匀了,开始烧火,一会儿就咕嘟咕嘟开锅冒泡了,黏糊糊的糨子就做好了。这时,母亲把选好的纸铺在桌子上,开始往纸的背面抹匀糨子,再一手拎着纸,一手拿着笤帚,把棚纸轻轻摊平,从一头开始慢慢往另一头抹,棚纸就平整地糊上了,再用手铺平纸的四角,就一点都不会出褶子了。有特殊图案的棚纸,母亲会细心的对好图案后,才能糊,否则,图案对不好,显得花里胡哨,较乱。糊完棚,就接着糊墙,糊墙的方法和糊棚一样。糊棚和糊墙也不是经常糊的,那样破费大,老糊墙也糊不起,只有到过年或办喜事时糊。我们家常常是吃完晚饭后糊墙,我在下面抹糨子,母亲站在柜子上或桌子上糊,母亲个头不高,够不到棚,就得在桌子上放个小板凳,母亲小心翼翼地站在小板凳上扬着胳膊一点点糊棚。母亲心细,糊出的棚和墙规整,墙纸没有褶子,所以每年糊墙都是母亲糊。糊棚很累,一干就是大半宿,糊完了,我们也累得够呛,躺在炕上,看着新糊的棚和墙,很有成就感,尽管还没有干,还隐隐约约透露着墙土的原本黑色,但心里仍然喜滋滋的,躺在被窝里好久都睡不着。

到了第二天,棚和墙纸干透了,太阳光一照,亮亮堂堂,心情豁然开朗,几天都沉浸在喜悦之中。美中不足的是我们的棚材料是用高粱秆子做的,虽然下面用纸一糊就看不到高粱秆子了,可是一开门,随着风力,棚上的纸会一鼓一鼓的哗哗响。后来,我们家把棚改了,扒掉了高粱秆子,换成了胶合板,这回怎么开门棚都不会响了。

改革开放后,日子好了,我们家也搬进了新楼房,安上了空调,装修得亮亮堂堂,再也不用糊棚糊墙了,用纸糊棚和糊墙的年代终于成为了历史。

 编辑:毕诗春   责编:晁元元



demo.jpg

 

 

 

齐发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