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年味儿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柳邦坤
2019-03-14 15:32:44

 demo.jpg

回家过年。

记忆中,童年时的年味儿特别浓郁。也许跟雪有关,我以为过年时就应该是大雪铺天盖地的,天气足够冷。童年记忆里北疆的年味儿浓,也许和冰天雪地有关吧。

北疆进了腊月,也正是一年中最冷的三九严寒天,气温多数是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个别时还有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天气,真可谓滴水成冰。就是这冰天雪地的纯净洁白的世界里,许多人家的大门前安放着自制的冰灯,房前、屋顶高悬起一盏盏大红灯笼,白雪、蓝天、红灯笼,还有家家户户门楣上,木头栅栏的大门上,贴着春联、大大的“福”字,还有屋内贴的年画儿,孩子们都穿上了新衣服,特别是女孩子的衣服更鲜艳、漂亮些,即便是没有太抢眼的衣服,也要有一根扎头发的红绸子,这色泽,这反差,呈现我们眼前的是火红热烈的年的氛围。还有时断时续的鞭炮声,秧歌队的欢快的唢呐声、震撼人心的锣鼓声,送入我们耳畔。

年味儿不单是诉诸我们的视觉、听觉,更重要的是诉诸我们的嗅觉,也就是年味儿是能够闻得出来。进了腊月,许多人家把养了一年的膘肥体壮的大肥猪杀了,然后放到仓房里储存起来,天冷,肉很快就冻得结结实实,有的人怕肉风干,还用雪埋起来。杀年猪是迎年、备年货的第一个高潮,也是重要的一道程序。杀完年猪,吃杀猪菜也是一道必不可少的仪式。把帮忙的留下来,把亲朋好友、左邻右舍请过来。杀猪菜的扑鼻香味漂荡在冬日凛冽的寒风中,那是大铁锅烀肉、那是血肠酸菜散发出的味道,是让人垂涎欲滴的味道。腊月里包冻饺子也是一个备年的重要程序,要包多种样馅儿的饺子,一般都会有白菜猪肉、芹菜猪肉、酸菜猪肉馅儿,有的还会包牛肉萝卜馅儿、羊肉胡萝卜馅儿,也有用野味儿做馅儿,如狍子肉馅儿、野猪肉馅儿、犴肉馅儿。其中芹菜馅儿是必备的,取谐音“勤”字,吃了一年勤快、不懒惰。每种馅儿都会准备一大盆,然后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的婶子大娘、小媳妇儿大姑娘都会来帮忙,一边干活儿,一边东家长李家短,讲笑话,扯闲篇儿,欢笑声阵阵,传到屋外,打破冬日的寂静氛围。那是紧张的劳动,也是欢乐的聚会。有擀皮儿的,有包的,小孩儿多数都是跟着捣乱的,有时也会帮助在盖帘上摆饺子。男主人负责把一盖帘儿一盖帘儿包好的饺子冻到外面,大约几十分钟,就冻结实了,然后把冻饺子按不同的馅儿分门别类装在大木箱里,或水缸里、面袋里。这也是北疆冬天冷的优势,天然大冰箱可以无限度地存放,农村有的人家人口多,来走亲戚的人多,会包一两麻袋冻饺子,可以从腊月吃到正月。包好后,会煮一锅饺子犒劳大家,让大家品尝一下自己包的饺子的味道如何,当然味道怎么样主要是看主人的拌馅儿的手艺,这还真有秘诀儿,一般多是女主人拌馅儿。由此派生一句损人的话:“你拌不出好馅子!”即骂人不出好主意、做事不好不圆满。煮冻饺子的味道与刚包好的饺子直接煮的味道大不一样,自然冷冻的冻饺子有一种说不出的独特味道,那是融合着北疆寒风、白雪的味道,冬的味道、年的味道。

过完小年,备年更加紧锣密鼓。家家户户开始做炸制食物,面食类有麻花儿、焦叶儿、色子;肉食类有肉丸子、肉段儿;素食类有豆腐丸子、蔬菜丸子,也炸豆腐。做炸制食物沸油的香气对平时难得荤腥的孩子们极具诱惑,大人一边炸,小孩儿一边偷着抓,也不怕烫,不停地往嘴里塞。快到年跟前儿,又开始蒸制食物,馒头、花卷儿、糖三角儿、苏子包儿、芝麻包儿、豆包儿等,大平原上的人还要蒸黏豆包儿。被称为“本地人”的满族人以及到北疆定居已经几代的汉族人,还会做“扣碗儿”,即把小鸡儿炖蘑菇、土豆烧牛肉、酸菜炖粉条儿、干豆角炖肉等菜肴提前做好,盛到一个个碗里,然后冻在外面,冻住后,再拿回屋内缓一缓,稍微融化时,从碗里倒出,这样就成一个个菜肴的冻坨儿,然后再把这些冻坨儿放在外面的仓房里存放,过年时基本不用再溜炒烹炸,吃时或来了亲戚朋友,就到外面拿几坨儿,上锅里一馏,就可以吃了,这样过年的几天,甚至整个正月里,女主人就不用在厨房里忙乎,彻底放假,就是尽兴地吃喝玩乐。满族人还会做焖子,用大米饭、肉馅儿等搅拌做成,外面包上用鸡蛋煎的皮儿包上,也冻在外面,吃时上锅蒸熟即可,凉透,切薄薄的片儿蘸蒜泥吃,有些类似火腿肠,特别香。年前,还会准备各种冻货,和炒货。除夕这天,各种美味佳肴端上桌儿,那是一年里最让人企盼的盛宴。一大家人其乐融融,欢声振振、笑语绵绵。年夜饭前要放鞭炮,除夕夜,旧历新年到来前要吃饺子,放鞭炮,然后大人守岁。最开心莫过于孩子们,他们大快朵颐。吃完晚间这顿年夜饭,即约上同伴,男孩儿提着自制的灯笼,兜里揣上几个小鞭儿,到处疯跑,不时停下来放几个小鞭儿。女孩子扎上红头绳,穿着花布衣服,也疯跑。吃完零点前这顿饺子,孩子们仍旧到处跑,不懂守岁,叫熬夜,但小孩儿,一般熬到一两点钟,就困的滴里当啷,有的在伙伴家或公共场所随便找个地方就呼呼睡着了。

大年初一早晨,许多人还在梦乡里,但想多睡会儿是不行的,天还没放亮儿,就被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吵醒,有比你勤快的早起的人,放炮意味着人家的饺子煮上了,大年初一早晨也是吃饺子的。大年初一挨家挨户去拜年,也是一种交流,大人还会坐下来,唠唠嗑儿,小孩儿则问好行礼完就跑,当然主人会抓一把花生、糖等追着揣到的孩子兜里,特别是嘴甜的招人喜欢的孩子。燃放鞭炮后散发出的硫磺的味道也是令男孩子无法抗拒的味道。要不北疆黑土地怎么就会有这样一句话呢?“姑娘爱花,小子爱炮,老头儿爱顶新毡帽。”当然我说的年味儿,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自从电视开始普及以来,特别是近些年电脑、手机等的相继出现,颠覆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娱乐方式,现在已没有几十年前的那种浓浓的年味儿了。

如今日子越过越红火,许多人早已不在乎吃喝穿,年味儿也随风飘散。年味儿就是一种民俗,民俗就是一种文化。除夕夜合家看春晚被誉为新民俗,相互拜年也早已被贺卡、电话、电脑、手机等拜年方式取代,但我还是很怀恋彼时那种浓郁的年的味道。年味儿是一种民俗,更是一种文化。对于孩子,年味儿是天真无邪、自由自在、快乐开心的时光;对于大人,年味儿更是团团圆圆、美满幸福、其乐融融的亲情。

 编辑:毕诗春   责编:晁元元



demo.jpg

 

 

齐发国际官网